我想做一辈子设计 —— 姜公略

打出这个标题的时候,眼泪就不禁流下来了。
不知道已经多久没有做设计了,自从2011年和詹远一起做了ColorMagic以后,再没有踏踏实实的坐下来,从画图构思,建模渲染,再到prototype看着想法变成现实中的艺术品那种喜悦和兴奋了。虽然还在顶着Google designer的头衔,但真正称得上纯粹的陶醉在设计中的感觉已经渐行渐远。
2011年的后半年,我对创业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组建创业协会,组织创业活动,参加创业比赛,之后又真正的“创业了”一把做了哈佛送餐服务“筷道”。
后来来到湾区工作,每天除了开会就是画mock。说真的,虽然说UX Design也算是设计大范畴的一类,而且行业越来越热,从业人员越来越多,但离industrial design, fashion design, architecture design这些纯粹的设计还是有本质的区别。设计如果离开了对空间的想象,魅力就会大打折扣。并不是说UX design不好或是不能激发人的兴趣,而是电影赚口碑和赚票房之间的关系,无从评价好与坏。industrial design就好比是赚口碑的电影,能够打动人内心深处的东西,但却在经济效益,影响力和用户覆盖面方面无法和赚票房的ux design相比。做industrial design的时候总是因为酷的概念和艺术品般的美感而自我陶醉,但却往往因为没法搬上市场真正的成为为人所用的商品而遗憾。做ux design的时候会为无数用户的喜爱所激动,但却少了那一个创新概念触动心灵的爆破点。
去年底其实我也尝试了一些新的工业设计,但突然发现设计并不像是游泳和骑自行车一样,掌握了就不会忘记,而是像弹琴和唱歌一样,不练就会生锈。所以当发现自己已经尽全力却反复做不出让自己满意的设计的时候,心中仿佛被掏空了一件重要的东西。所以自从那件自己并不满意的设计之后,索性就干脆放弃了Rhino和3dmax,而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了HTML, CSS, JS这些对工作有帮助的实际应用上。
工作以外的时间,主要就是在帮着经营Vojotech这个品牌。从为了拍出完美的照片而买了个三星S3手机做陪衬模型,到网站的每一行代码,再到每天去刷Amazon后台的销量和点击数据,联系各种线上线下的vendor走wholesale,再到蹲在那几个小时一包一包的贴标签发货。我从一个设计师完全过渡到除了干设计以外的各种边缘杂事的个体户。
但是,迷惘总是帮助人找到方向。好友Frank在我们的创业小分队心灵之旅的晚餐后问了我一个一直萦绕在耳边的话:“公略,开始认识你的时候,我只知道你是个设计师。但后来接触后发现,你还在做很多关于商业方面的东西,你是更喜欢把自己定位于一个entrepreneur呢,还是一个designer”。我毫不犹豫的回答“Designer”。
做设计这件事就跟爱上一个人,就算别人再好,再强大,但你爱上了就是没有办法,排除万难,愿意和这个人过一辈子,就是快乐。这样过一辈子觉得值,不枉活这一生。
明天还是会继续,我还是会继续回到开会和画mock的生活。为了这个button放上面还是放下面,是灰色还是蓝色争个面红耳赤。但是当浮华和喧嚣退尽的时候,我最想做的事情,还是拿起笔,画出那个未必能实现,却能触动我心灵,艺术品般的产品。

本篇文章是姜公略在2013年发表【转载


参考链接

Rokid:www.rokid.com

失败得更多,所以他成了大神(Rokid 首席设计师姜公略 – 上)

「我最想做的事情,还是拿起笔,画出那个未必能实现、却触动心灵的产品」(Rokid 首席设计师姜公略 – 下)

真正的离开,是没有告别的

马德《允许自己虚度时光》

我慢慢明白了我为什么不快乐,因为我总是期待一个结果。

看一本书期待它让我变深刻,吃饭游泳期待它让我一斤斤瘦下来,发一条短信期待它被回复,对人好其他它回应也好,写一个故事说一个心情期待它被关注被安慰,参加一个活动期待换来充实丰富的经历。这些预设的期待如果实现了,长舒一口气。

如果没实现呢?自怨自艾。

可是小时候也是同一个我,用一个下午的时间看蚂蚁搬家,等石头开花,小时候不期待结果,小时候哭笑都不打折

刘小枫《沉重的肉身》

爱情不是找到的,它并不在人生中的某个地点可以让人去找。

人们只可能在生活中偶然撞见爱情—-相反的情形也极有可能:终身撞不见爱情。

婚姻就不是这样,它不断地作为一种人性的、社会的要求出现在一个人一生中的某个地点,

如果要找婚姻,是可以找到的。

海子《以梦为马》

面对大河我无限惭愧

我年华虚度 控油一身疲倦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岁月易逝 一滴不剩

马尔克斯《百年孤独》

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

以往的一切春天都无法复原,即使最狂乱且坚韧的爱情,

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瞬息即逝的现实,唯有孤独永恒。

silver是水果味儿

碰到一点压力就把自己变成不堪重负的样子,碰到一点不确定性就把前途描摹成黯淡无光的样子,碰到一点不开心就把它搞得似乎是自己这辈子最黑暗的时候,大概都只是为了自己不去走而干脆放弃明天找的最拙劣的借口。

大张旗鼓的离开其实都是试探,真正的离开是没有告别的,从来扯着嗓门喊着要走的人,都是最后自己把摔了一地的玻璃碎片,闷头弯腰一片一片拾了起来。而真正想要离开的人,只是挑了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裹了件最常穿的大衣,出了门,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萧景睿《琅琊榜》

我曾经因为你这么做非常难过,可是我毕竟已经不再是一个自以为是的孩子了,我明白了,凡是人总有取舍,你取了你认为重要的东西,舍弃了我,这只是你的选择而已,若是我因为没有被选择,就心生怨恨,那这世界岂不是有太多不可原谅之处,毕竟谁也没有责任要以我为先,以我为重,无论我如何希望也不能强求。

我之所以这么待你,是因为我愿意,若能以此换回同样的诚心,固然可喜,若是没有,我也没有什么可后悔的。

陪你聊几天你就喜欢他,谈恋爱没几个月就想过一辈子,交个朋友稍微对你好点就想来往一生,难怪你的怨气那么重、悲伤那么多,这都是天真的代价。

终有一天你会明白,任何人之间想要保持长久舒适的关系,靠的是共性和吸引,而不是压迫捆绑,奉承和一味的付出以及道德绑架式的自我感动。

别人稍一注意你,你就敞开心扉,你以为这是坦率,其实是孤独

周国平

我天生不宜交际。在多数场合,我不是觉得对方乏味,就是害怕对方觉得我乏味。

可是我不愿忍受对方的乏味,也不愿费劲使自己显得有趣,那都太累了。

我独处时最轻松,因为我不觉得自己乏味,

即使乏味,也自己承受,不累及他人,无需感到不安。

李碧华 《只是蝴蝶不愿意》

没有所谓的矢志不渝,是因找不到更好的;

没有所谓的难舍难离,是外界诱惑不够大,若真大到足够让你离去,统统拨归于“缘尽”;

没有所谓的头也不回,不回顾,当然是马上有了填补;

没有所谓的无心恋战,万事都在“衡量”二字。

陪你聊几天你就喜欢他,谈恋爱没几个月就想过一辈子,交个朋友稍微对你好点就想来往一生,难怪你的怨气那么重、悲伤那么多,这都是天真的代价

生活从来都不容易。

当你觉得容易的时候,肯定是有人在替你承担属于你的那份不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