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忙的人生

1、

香港曾经有一档电视真人秀,叫做《穷富翁大作战》,专门邀请富人体验穷人的生活。

有一期节目的主人公是田北辰。他的父亲田元灏是香港纺织界的头面人物,人称“一代裤王”。他本科毕业于康奈尔大学电子工程专业,又去读了哈佛大学 MBA,回到香港后创办了服装品牌 G2000 和 U2,是那种很努力的“富二代”。

他崇尚自由竞争和人生奋斗,座右铭是“如果你今天对自己满意,明天就会被淘汰”,一直宣扬 “如果你有斗志,弱者也可以变成强者。”

但是,参加了这次电视节目以后,他的观点发生了180度转变,对着电视镜头公开说:

“这个社会在极严厉地惩罚,那些没条件读书的人。穷人一輩子都不可能变有钱人。在強弱悬殊的情况下,只有弱者越弱,越來越慘!”

2、

田北辰为什么改变观点,认为穷人不可能翻身呢?原来,节目组请他体验了两天清洁工的生活,薪资是每小时25港币,每天的生活费只有50港币,住在只有1.6平方米的“笼屋”,月租1350港币。

所谓“笼屋”,外面看着像衣橱,门一拉开,里面只能放下一张床,关上门四面全挨着木板墙,东西都挂在墙上。就是这种条件,房产中介还称它为“豪华笼屋”,因为还有600港币的更低档,就是在马桶上放一块木板睡人。

上班时间是早上五点,地铁头班车还没开,只能坐夜宵巴士,车费是13港币,田北辰惊呼:“每天生活费只有50港币,这怎么坐得起!”

开始工作后,好不容易熬到中午吃饭,但只有15元的预算,大部分的饭要20元,他最后只能坐在街边的楼梯上,就着白开水嚼干粮。

吃完了,还要抓紧时间躺在花坛上休息一会。

做满9个小时,就可以下班了。但是,真正的清洁工为了养家户口,还要去做夜班,一天在外近17个小时,只能睡5、6个小时。田北辰说,因为只有两天,自己才有斗志坚持下去,如果要做一个月,甚至半年,那就太绝望了!

“没有学历、技术的人,为了活下去,不是住笼屋就是要工作到半夜,对于他们,最重要事情是下一顿吃什么,怎么会有时间和精力去思考未来怎么发展?来来去去都在死胡同!”

3、

每天忙于工作,干到累死,但还是很穷,只能租屋住,没有自己的积蓄,一旦停止工作或者生病在床,生活来源顿时就成问题。田北辰体验的这种人生,社会学家早就注意到了,起名为“穷忙族”,百度百科的定义如下。

“穷忙族是指那些薪水不多,整日奔波劳动,却始终无法摆脱贫穷的人。最早出现于上世纪90年代的美国,指拼命工作仍然无法摆脱最低水准生活的人们。日本经济学家门仓贵史在《穷忙族》一书中,他对“穷忙族”下的定义是:每天繁忙地工作却依然不能过上富裕生活的人。”

不仅香港有“穷忙族”,内地也越来越多。举例来说,根据报道,2016年上海送外卖最多的送餐员,是一位叫做何文妹的中年女性,至少送出了12214单。即使全年无休,每天平均也要33单,从午饭时间一直送到深夜,一刻不停。电瓶车的电瓶,一天要准备6组。车上插着两个手机,一个导航,一个接单。

这种强度的劳动,每年能有多少收入呢?每单的送餐费是8元,这就是说,何文妹一年的送餐总收入在10万元左右。扣除电瓶费、车辆维护费、通信费等等以后,净收入大概还能剩下8万多元。这是“送餐王”的收入水平,大部分送餐员的收入,应该远不如她,可能只有一半左右。

上海的底层劳动者,收入基本就是这种水平。他们还要用这些钱支付房租。每天下班回到家,累得就想睡觉,睁开眼就要去上班,日复一日,人生的出路在哪里?

4、

将来的“穷忙族”,不仅是低技能的底层劳动者,还将包括很多受过高等教育、写字楼工作的白领。年轻人如果没有家庭支持,想要靠自己的努力出人头地,会变得越来越难。因为单靠工资收入,已经不足以积累财富了。

有一项统计说:

“1993年属于低等收入者的城里人,到了1995年有43%都能向上爬。而相比之下,2011年属于低等收入者的城里人,到了2013年只有20%摘掉最底层的帽子。一个不恰当的比喻,如果上世纪90年代算是城市穷人的黄金时代的话,那今天这种好日子已经结束了。”

“一方面,城里穷人越来越难走出贫困;另一方面,城里富人的位置也坐得越来越稳。1993-1995年,城里的高等收入者有64%的概率能一直当富人。而到了2011-2013年,高等收入者竟然有84%的概率能保证自己不被从富人列表中除名。”

上面的数字就是说,如果你是穷人,80%的概率以后你还是穷人;如果你是富人,84%的概率是以后你还是富人。一个台湾人感叹说:

”那种奴隶化的生活(长时间工作,却仅能勉强满足温饱)才是历史的常态。过去三十年社会阶层的大幅流动,是历史的不正常,现在开始回归常态。99%的我们,都面临着这种大趋势的吞噬:你的工资不变,但房价和物价却是越来越高,于是你必需花更多时间来挣钱,甚至一天做二份工,最后成为没有自己时间的奴隶。”

总的来看,下一代青年不太可能有上一代那么多机会。经济增长率已经开始放缓,还将继续放缓,人口增长高峰已经过去,老龄化越来越严重,老人的消费远不及年轻人。矿业、制造业、零售业、证券业……除了高科技,几乎所有行业都不会有以前那么高的增长率。上一代人赶上了中国经济起飞,还拥有依靠房地产翻身的机会,但是下一代人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你现在买入一套房子,十年后价值翻上十倍,完全是零可能。

越来越多的人将会发现,即使从小就努力学习,从很好的学校毕业,后来努力工作,但迎接他们的将是“长久的低薪、难升迁的职场、高昂的物价、买不起的房子……”。尽管你很努力,待人友善,有公德心,但就是挣不到钱,只能在社会的底层挣扎。

5、

2015年,社会工作者藤田孝典调查日本的老人问题。

发现,很多老人年轻时都拿过中产阶级的薪水(400万日元),但是现在已经沦落到社会的底层,过着非常困苦的生活。“七老八十还要在大热天当廉价劳工,因经济拮据而妻离子散,唯有独居烂屋,孤零零度过晚年。”

藤田孝典将这些老人称为“下流老人”(底层老人)。他称,日本的下流老人以后可能会达到1亿人。要知道,日本现在的总人口也只有1.27亿。

下流老人有三大特征。(1)收入极低,即使政府提供补助费,也难以维持健康饮食,以及一般家庭应有的生活;(2)存款不足,老人必须提心吊胆地过活,一旦碰到突发事故或慢性病,日常已经捉襟见肘的生活,就会面临崩溃危险;(3)老无所依,子女连自己都养不起,更遑论赡养老人。日本不少老人因家庭破碎而长期独居,平日缺乏与亲朋邻里的交流,关系疏离,一旦发生意外无人照应。在晚年失去可以依靠的人,是下流老人最悲苦的特征。

下流老人的根源就是,钱花光了,人还没死。日本媒体还发明了一个词“老后破产”,这就是长寿的恶梦。

现代科技如此发达,人的寿命越来越长,可是工作又积累不了财富,于是,“清贫青年,流沙中年,下流老人”就成了大多数人必然的命运归宿。

 

转载自:http://survivor.ruanyifeng.com/collapse/working-poor.html

大学生,我为什么要创业【如果连赚钱都要我开导,那你别赚了!】

最近有一句话特别火,「如果连赚钱都要我开导,我劝你还是趁早别干了。」我不知道是谁说的,但是由此引出一系列话题,今天我们先来聊一下创业赚钱那些事吧。

我为什么要创业

赚钱

楠哥是一个连续创业者。毕业后在广州工作两年半,工资平均下来大概四五千。这是出来创业之前的状态,基本月光。

咱们以广州房价均价四万来算,买一套一百平米的房子,四百万。首付三成120万,按揭30年,月供八千多。假如你25岁本科毕业,找个好点的公司,月薪五万。那么你除去日常开销,一个月存四万块钱,需要两年半才能付得起首付。

哦不,我忘了房地产经纪的曲线图。在这个工资不涨物价狂涨的社会,两年后房价可能翻倍。那么你存钱买房的目标又要在延长一段时间。

月薪五万还只是个例。实际上就算是本科生研究生,刚刚毕业也很少有月薪几万块钱的。

假如按照2016年重点大学毕业生平均工资一万二(大概这样子吧)来算,加上每年的小幅度提薪加奖金,你需要至少十年才能存够120万的首付!

当然,很少有人能在一个公司坚持十年!

而此刻你已经要奔三了。

不好意思,房价还在涨。除非你工资增长的百分比大于房价上涨的百分比,或者是中了头等彩票。否则,作为一个工薪阶级,你很有可能买不起房。

当然,买不起房不可耻。在一线城市生存,本科生?博士生?or硕士生?买不起房的唾手可得。

退居二线城市?二线城市似乎被房地产商炒的更加不可开交。

求温饱吧?很好,你为国家大力加快国民奔小康建设做了很大贡献!

梦想

罗永浩讲情怀,楠哥讲梦想。

梦想不是空穴来潮。楠哥的梦想来源于高一那颗渴望冲破校园束缚向往自由自在的心;也来源于那颗十万个为什么的好奇心;同时也来源于对互联网的热爱,对影视的热血相投。

梦想不能当饭吃,但是梦想却是引领我们成功的领航灯和动力;创业成功才会赚钱。所以,我们讲生活、讲创业、讲成功,先来讲讲梦想。

楠哥初中是学霸,同时也是井底之蛙。直到中考后第一次来到深圳,我的心,飞往大千世界,色彩斑斓的互联网,令我流连忘返。

从此高中逃课便成我的家常便饭。一个人穿梭于网吧,建成了人生第一个个人网站。从此以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我的家乡是美丽的大潮汕。都说潮汕人遍布世界各地确实没错。来到大城市开口就能跟人讲潮汕话,这种“自己人”的感觉可真温暖。

但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普通潮汕话。

可能讲一句潮汕话三个词语,其中两个词他们都要用普通话代替。我不明白,讲英语讲成一口普通英语(中国话英语)这能理解是跟应试教育有很大的关系;但是作为母语,把潮汕话讲成普通潮汕话,楠哥在几个月圆风高的夜晚思索了好久,不理解。

粤语歌曲能风靡大江南北,闽南歌曲能传遍街头小巷,为什么潮汕话歌曲那么令人排斥?

楠哥天生对影视有一种特殊的感情。看到潮汕的文化特别是母语一步步在消逝,心痛。

兴趣和心痛、刺激和培育,于是乎影视成为我人生中第二个目标、梦想!

互联网和影视,陪伴我度过整个校园生活。而这段时间我读最多的书,便是影视和互联网行业的各种书籍。

哦不,直至目前为止,楠哥的书架上依然是影视和互联网相关书籍。

15年年底楠哥从广州辞职来到东莞与兄弟创业成立优捷汇,成绩不赖。但是楠哥还是在17年初独自一人来到深圳,怀揣着一颗热血的心,开始了我的互联网影视创业。

我成立了互联网传媒公司,开始做短视频项目。

梦想是一种信仰。没了信仰,人生乏味。

荣耀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人虽死但能青史留名,此生足矣。

出来创业能像李曙东这么低调的,没几个。

超级课程表余佳文14年公开在电视台上承诺拿出一个亿利润分给团队,如何15年面对媒体质问仍然能平地要开一场认怂会。先不管他负面还是正面,先不管他炒不炒作。余佳文“霸道总裁”,算是留名青史了。

神奇百货王恺歆,先是以95后创业获投的标签,再到后来被爆无作为又大裁员,最后卷钱跑路公司一夜之间变空房的大事件,这个98年高二辍学创业的CEO,也在史书上写下擦不掉的一页。

……

当然,我们不提倡以负面事业成就作为人生标签。创业不是为了炒作,但是不甘寂寞的我们,总想干出一番成绩,做点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5月16日罗永浩在个人微信公众号发布文章《想创业,可你真的合适吗?《罗永浩 · 干货日记》“得到”第一课开讲》,讲述了两个话题:什么人适合创业,和什么人不适合创业。

罗永浩称,有两种人适合创业,一种是想发大财的,一种是不甘平凡的。这两种都是非常好的适合创业的基本素质。当然最完美的就是结合了这两点的人,既渴望发大财,又不甘于平凡,追求更大事业上的成就感的人。

我们就是那个不甘平凡的人,追求事业成就,梦想的实现。如果你满足于朝九晚五的温饱生活,创什么业?

勇于创新,敢想敢做;即使失败了,仍然是一条好汉,创业本身就是一种荣耀!

荣耀,可能会是一种负担,但更是一页漂亮的史书!

创业为什么独爱互联网

有个本科的兄弟跟我说,我对互联网没兴趣,我觉得实体店有搞头。

实体店创业里年赚几十万的,一大把。

但这跟国家提倡扶持的创新创业,可能就没搞头了。你想想,你开个实体店去申请政府创业补贴好呢,还是去申请众创空间补贴好呢?还是去申请一百万一千万一亿的融资好呢?

没毛病。

有人反驳我,实体店创业也有风生水起的,前段时间不是有一个叫“丧茶”的奶茶店吗?90后开奶茶店还拿了过亿融资。

是挺牛逼的,不错。可是这有几点:

第一、丧茶这个创意本身就不是一个普通的点子。丧?人家有喜茶,我来个丧茶。听起来这么晦气投资人还投亿元资本,有毛病?如果你的实体店也能想出一个全家人甚至全村人都反对的点子然而你大胆去实行,说不定你也能做一个实体店然后拿到亿元融资;

第二、丧茶不仅仅是实体店。其背后会有一支实力不弱的团队在进行着互联网媒介炒作行为。21世纪的互联网是一个运营为主的世界,运营推广做得好,比什么都重要。

那么你还想要去开一个单纯的实体店吗?或者是实体店和淘宝店同时进行,号称互联网创业?

想当泡沫还是炮灰呢!

最近有一句话特别火,「如果连赚钱都要我开导,我劝你还是趁早别干了。」

我不知道是谁说的。

谁不想赚钱的?

其实我们自己好好想想,说没兴趣那只是对自己没信心的借口而已。世界在发展,互联网、物联网、人工智能等等,分分秒秒都在进步;如果人的思想不跟着世界进步,那只有一个,落(mei)后(qian)只能挨打。

我们不排斥传统生意的店面创业,这本身也没什么错。开个店求个温饱,很多人怎么做,做得好的一个月赚个十万块钱,顶着随时被客户跑路几十万的风险。

当然,成功的过程也很辛苦。不是说互联网创业一定成功一定大赚。互联网创业跟传统生意的区别在于,开个店面做生意,失败的不说,成功了混个小康不成问题。互联网不一样,一个产品出来,三个月孵化三个月商业,半年后一般结果两极分化,要么失败一无所有,要么成功捞一大把钱,没毛病。

还有一点,打个比方,现在很多创业公司,项目好,靠嘴皮子,两年经历两三轮的融资,稀释了大部分股份,融了几千万,公司估值五千万。创始人持股20%。第三年创始人辞职不干,抛空手头的股份套现一千多万,潇洒的功成身退。这是资本市场。当然能在资本市场功成身退,运筹帷幄很重要,这需要一定的综合能力。

讲这些这不仅仅是为了大富大贵,更重要的是过程,你学到的东西;因为创业所以很多事自己都要去学会自己去做,一个人综合能力的成长,无价!

本文来源于网络!